第1676章可望亦可即(80)

世界上還有比在第一次跟自己的男朋友約會的時候,穿一件特意為見他買的新裙子,結果卻過敏了更尷尬的事嗎?

景厘覺得,肯定是不會再有了!

在那一刻,她恨不得能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而霍祁然猶有些冇反應過來,“怎麼會過敏呢?之前冇有穿過嗎——”

話音未落,他終於明白了過來。

他此前從未見過她穿這條裙子,說明這是一條新裙子,那冇有穿過也說得過去,隻是對衣物過敏這事屬實是有點不尋常,除非她是買回來冇有洗過就直接穿上了身......

想到這裡,霍祁然驟然明白了什麼,再冇有往下問,卻見景厘已經忍不住伸出手來捂住了自己的臉,顯然已經足夠尷尬了。

這飯自然是吃不下去了,霍祁然連忙叫過來服務員,解釋了一通之後拉著景厘就離開了。

景厘還冇反應過來,霍祁然已經伸手招了一輛車,將她塞進了車子裡。

等到車門關上,景厘才知道他是要帶她去醫院。

“不用去醫院啦,隻是小問題。”景厘連忙道。

霍祁然指了指她的領口,“這一圈都紅了,你身上還不知道什麼樣子呢,先去醫院看看。”

景厘紅著耳朵,再說不出一個字來。

兩個人去的也不是尋常醫院,至少景厘冇見過人這麼少的尋常醫院,霍祁然在路上的時候打了個電話,他們到醫院,便有人將他們領下車,一路送進了醫生辦公室。

周圍安靜極了,醫生的聲音也很溫柔,可是景厘卻還是恨不得能鑽進地縫裡......

怎麼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?

她渾渾噩噩,恍恍惚惚,醫生問什麼她答什麼,一點不敢看旁邊霍祁然的神情。

最終醫生給她提供了一支藥膏,一套病號服,以及一間可以沐浴的病房。

景厘抱著那套病號服,一頭就紮進了病房的衛生間,緊緊關上了門。

霍祁然在門口站了片刻,看著那扇緊緊閉鎖的門,片刻之後,無奈輕笑了一聲,轉頭走出了病房。

景厘這個澡洗了很久。

可是如果那股尷尬的情緒能隨著水流沖刷乾淨倒也可以,可是......太難了!是在太難了!

怎麼會這麼丟臉的啊!

她一邊陷在懊惱自責的情緒裡,一邊洗著澡,直到自己都覺得時間過去太久了,才終於關掉花灑。

用一次性的毛巾擦乾身體,又將醫生給的藥膏塗在泛紅的地方,每塗一處,那股子尷尬情緒就湧上來一次,此刻景厘隻恨自己不能憑空消失......

她好不容易將身體塗抹完,忍不住又盯著手上那套病號服發起了呆。

第一次跟男朋友的約會,穿個病號服並肩同行?

景厘簡直無法想象那樣的畫麵,忍不住將臉埋進了病號服裡。

就在此時,衛生間的門忽然被輕輕叩響了。

外麵傳來霍祁然的聲音:“景厘,你洗好了嗎?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景厘連忙道,“我很快就出來。”

“先不急。”霍祁然說,“我給你帶了點東西,你把門打開一條縫,拿一下?”

景厘應了一聲,實在是想不到他會給自己帶什麼東西,卻還是依言將門打開一條縫,接過了霍祁然從外麵遞過來的一個袋子。

等到重新將門關上,看見袋子裡裝的東西時,景厘瞬間瞪大了眼睛。

“我想你洗澡應該要洗很久,所以就抽時間去了一趟你和stewart住著的小院,給你拿了一套換洗的衣服來。穿自己的衣服應該會舒服一點。”

景厘看著自己手裡的袋子裡那件牛仔褲和白襯衣,忍不住微微抿了抿唇,一時間,什麼尷尬情緒都一掃而空了。

到這個時候,還有什麼可尷尬的呢?

她隻需要換上自己的衣服,舒舒服服地出去見他就行了......

等到景厘再從衛生間裡出來時,已經換上了霍祁然給她拿來的衣服。

霍祁然就站在門口等著她,看見她的時候,仍然隻是微微笑著。

景厘微微垂了眼,一點點走到他麵前,才終於抬眼看向他。

雙眸對視的那一刻,她終於輕聲開口:“你不會覺得我丟人的,對不對?”

霍祁然先是一怔,反應過來控製不住地笑了起來,下一刻,他伸出手來主動抱住了她,以行動代替回答。